小丸子

奇葩童小童:

转发这只好运居并夸奖他,接下来的余生这只神龙会保佑你爱情事业双丰收!!!!

【凌李】你不知道的事

Chapter 3 你可能..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熏然你真的吓死我了!我看到你朝自己开枪慌得不知道怎么办!要不是凌...”简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满是后怕和担忧。倒是李熏然靠在床头,温润的圆眸子看着简瑶,安抚地拍拍简瑶紧攥着李熏然被角的手,打断道,“瑶瑶,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看,再过几天又是一条好汉!”说罢还作势要抬起两只胳膊,被大伙儿连忙按住了。

“师父,不是我说,你也真挺虎的,为了破案还故意被抓!要不是薄教授那天及时赶到,叫我们大伙儿可怎么找你!你现在还逞强!”小陈从毕业起就跟着李熏然,找不到李熏然的那些天,就差去庙里烧香拜佛了,找到李熏然后,见他满身伤的样子,更是心疼的不像话。她师父没别的不好,就是太拼了,好像不惜命似的。

“就是!副队,小陈这些天天天哭得肿核桃似的,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怕不是直接殉葬了!”强子拍拍小陈的肩膀,说道。

一直抱臂靠在墙边的赵寒此时也忍不住走上前,老妈子病发作,训道,“三哥去北京出差了,不过他说了,等你好了,跑不了一顿打。还有,让你安心养伤,队里的事儿有我们呢!”

“嘻嘻,这次我可得休息个够本儿~赵寒,你记得给我的花儿浇水啊!行了,你们该忙啥的回去忙吧,别都跟我这儿杵着了,从我醒一直杵这儿,跟监视我似的。”李熏然摆摆右手,又撇撇嘴,众人看他没事也放下心,早晨七点听主管医生打电话来说李熏然醒了都马不停蹄赶过来,也两个多小时了,该让他多多休息,于是便放下一番“狠话”纷纷离去了。

再次空荡下来的病房很安静,李熏然其实还有点害怕这样的安静,担心自己再次脱离控制,可他不能一直霸占着大家的时间,于是把被子再裹紧一点,整个人蜷成一个虾米,默默地看着窗外。

凌远鬼使神差走进病房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原本不打算进来的,可是他从窗户外看到李熏然紧紧蜷着的背影,还有空荡荡的病房,忍不住又飘了进来。他悄声走进病房,轻轻拿起病历夹查看今天的查房情况和输液情况,又盯着李熏然紧紧锁着的眉头看了一会儿,默默决定晚上没人的时候再来偷看一眼,准备离开。

“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病床的人忽然发声,声音沙哑而疲惫,“远哥?”

凌远转过头,李熏然已经睁开眼睛看向他,四目相对,凌远转身走回床前,“熏然,好久不见。”见李熏然眉头越挤越紧,凌远心里心疼极了,只好尽量放轻声音,温柔地说道,“手术很成功,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你的身体很强壮,你的精神也是。都会好起来地。”

李熏然闭上了眼睛。凌远看到似乎有一滴眼泪从他地左眼滑落,没入枕头。凌远记得,他以前从没见过熏然哭的,哪怕那次,他拒绝他,李熏然的眼睛通红通红,也没掉过一滴泪。他一向很坚强的。凌远于是更加恨谢晗,那个犯人,是他摧毁了他的熏然。

“远哥,”李熏然蹭了蹭枕头,才又睁开眼睛,“对不起,不该让你看到我这样的,我现在...太糟糕了。”凌远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揉了揉,又揉了揉,终于还是没忍住上前抚摸李熏然软软的头毛,轻声开口,“熏然,我会一直陪着你,别怕。总有一天,我的熏然一定会回来的。”

凌远静静陪了李熏然一会儿,细细摩挲他的手,絮絮叨叨地说着他们未见的这十年,说着他见过的生离死别。在这些面前,似乎现在的情形,已经很幸福了。后来凌远终于还是要走了,上班时间就算院长也不能开小差太久的,凌远把李熏然的手放回被子,把被角压好,转身准备离开。

“远哥,”身后的李熏然开口,“今天要你花这么多时间陪我,麻烦你了。”凌远刚要转身反驳,为了你花再多时间、再多心思都值得,李熏然却像不打算听似的一股脑继续说着,“但是,我住院的这段时间,你能不能经常来陪我?我不想让我爸妈担心,也不想麻烦同事,你可能..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没问题。”凌远听到自己回答道。


【凌李】你不知道的事

Chapter 2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

凌远把开会期间积攒的工作处理完,刚刚好是晚上九点,华灯初上的时候。

收拾好东西,似乎没什么理由再待在医院。可凌远还是没脱下他的医师袍,仿佛医院里还有什么事情亟待他处理似的。于是他就确实穿着医师袍,手闲闲的插在口袋里,晃到住院区去。

见到李熏然之后凌远的记忆是混乱的,他记得自己紧紧抱着那个瘦成纸片、满身蹚红的人,记得他和好几个人推着李熏然往急救室跑,记得很多人在说话,记得人进进出出,记得急救室红得晃花人眼的灯,还有,那个焦急跑来的女孩。

是简瑶。

熏然提过的,是他的青梅竹马。那晚凌远顾左右而言他,终于开口自己和林念初打算结婚。李熏然在大洋彼岸沉默了很久,才回复说远哥我刚刚被我妈喊走了,恭喜你啊哈哈。凌远松了一口气,也或许是叹了一口气,才问,你呢?那时熏然发来和一个女孩的合照,说自己也很幸福。那个女孩就是简瑶。

于是凌远转身走了,回家洗澡、换下脏衣服,回医院办公,不去想急救室那盏红彤彤的灯。手术结束后,三牛的电话几乎是追着凌远的屁股打进来,“凌远!那小子没事了!你去哪儿啦?!”凌远松下一口气,才气定神闲地说,“在院长办公室。熏然没事就好,我还有事,挂了。”说罢就像躲债似的把电话按了,任由韦天舒在电话那头咆哮,“凌远!挂了是什么鬼!”可现在,回家前,凌远还是想再看眼他的熏然,只看一眼就走,何况,现在刚过探视时间,熏然身边没人,一定会害怕的。

走到李熏然病房外,里面漆黑一片,只有电子仪器滴滴答答地响着。凌远推门进去,慢慢走近躺在病床上的那人,李熏然紧闭着眼睛,脸色还是苍白。这么多年没见,他还是那么年轻,凌远静静地想,只是他现在的样子,实在和“朝气”没什么关系。凌远忽然有点生自己的气,如果当年他没走,如果当年他答应,是不是会不一样?不,不会的,他根本没有让那人幸福的资格和能力。凌远于是有点生李熏然的气,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呢?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就伤成这个样子?

凌远看了看李熏然床头的本子,今晚还有的输。那天,凌远从手术室离开便急匆匆调了李熏然的住院档案来看,鲜花食人魔、绑架、催眠,短短一周的时间,他竟差点就再也见不到李熏然了。那天的事情后来警察也查明了,谢晗试图再次催眠李熏然,却万万没想到深度催眠的李熏然竟然能够挣脱控制,朝自己左肩开了一枪,救下了简瑶和傅子遇。看来,简瑶在熏然的心目中还是很重要,凌远默默地想着,搬了病床前的椅子坐下,静静地看着李熏然的侧颜。从手术出来,先在ICU观察了一天一夜,脱离危险到现在也一天多了,李熏然还没醒过。也是,照精神科的说法,任谁被折磨这么多,终于恢复意识之后会需要大量的补眠时间。

黑暗中,凌远似乎看到李熏然的睫毛微微动了动,便急忙站起身凑过去,只见李熏然的眼睛左右滚动着,终于缓缓挣了开来。

“熏然?熏然,你感觉怎么样?”凌远松松地把手放到李熏然地枕边,轻声问道。李熏然缓缓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终于聚焦在凌远脸上。以往圆润润地眸子迷茫地将眼光投射到凌远脸上扫了扫,才终于启唇,沙哑低沉地说出了重逢后地第一句话,“远哥?”接着,他似乎累极,也似乎并不在意凌远的反应,闭上眼又睡过去。

凌远见他又睡过去,便坐回小椅子,伸出手去握住李熏然的,把自己的脸无声地贴了过去。

熏然,我再也不要你这样子出现在我面前了。



日久见人心。一开始挺喜欢明楼的,连带着凌远,谭宗明,还有那些神剧也会想剧的制作和演员表现不成正比。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诺贝尔数学奖,拿遍戏剧奖项,一年只拍一两部变成五六部,微博不发广告,直到昨天的和正午只是理念一致没有合约,不男不女,优雅,礼貌。搜王凯全是靳东。这还不是捆绑?不是不熟吗?说不男不女的人礼貌又在哪里?
人在做天在看。共勉吧。

打嗝的橘子:

为什么还有人到我这私信来洗白某人呢?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谁还没个分辨力呢?我至今还在楼诚圈唯二的原因就是,我是真的喜欢楼诚以及我笔下的故事还没有完结,想写的故事还没写,无论想看的人是多是少,我觉得至少我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我至始至终都是一个凯粉,大家平常在明面上客套话都会说,装着不在意的样子,可试问哪一个凯粉看到那些无论是在封面标题还是文章里明里暗里拉踩的通稿心里会舒服?如果不是某人昨天的一条微博这些话我可能会一直憋在心里,毕竟我想大家无论属性如何彼此之间并没有直接冲突,何必因为我的想法产生不愉快?

粉丝总有千万种理由为偶像开脱,这是你们的自由,但听不听,想不想听,听了以后什么想法这是我的自由。你们不想让你们的偶像受到任何讽刺,侮辱,我也不想让凯凯受到任何诋毁和拉踩。

可能是我上条博说的还不够清楚,我再补充一句:基于他昨天的微博,不在乐乎上正面怼他,是我对靳东老师最后的尊重。

以后我也不会在乐乎发有关靳东的任何文章,图片,同样不会在乐乎说他半个不好的字眼,就当做是维护楼诚这个无辜又美好的天地吧。如果再有东粉来要求我尊重他,我会告诉你:先让你的正主学会尊重,把“不男不女”这个词语从他的字典中剔除了,再来教我做人!

太令人失望!

就这些,取关随意。

【凌李】你不知道的事

Chapter 1

凌远万万没想到,十年以后,他再见李熏然,竟是见他倒在血泊里。

“熏然...熏然!”

凌远倏忽睁开双眼,抬手遮住额头,他又梦见熏然了。也许是十年前他就是坐在这样一架飞机上远离李熏然的缘故,他才变得这么想念他。可是刚刚那个梦...不会的,凌远竭力挥走脑海中梦境的情形,李熏然站在一片白光里,嘴角挂着惨淡的笑容,他挥挥手,“远哥,远哥...”等熏然从霖市借调回来,约他出来见一面好了,凌远默默地想着。

凌远去美国参加为期一周的学术会议,一下飞机变直奔附院。三牛总是调侃他,这是要嫁给医院了。其实,除了骨子里的工作狂因素,他也确实不想回冷冰冰的家。相比之下,工作更让他有安全感。

还没出机场,金副院长的电话就进来了,声音惶急:“凌院长!”

凌远有种不好的预感,沉着道,“老金,出什么事了?”

“前几天公安部送来的警察,刚从重症监护出来,突然发狂了!11楼刚刚响了两声枪声,医院已经做了紧急报警处理,保安队也在紧急疏散人群。”

“好,老金,我知道了。我刚下飞机,马上往附院去。目前的当务之急是保证人群的生命安全,另外,不要引起恐慌,否则形势必然难以掌控。”

挂断电话后,凌远的心脏仍砰砰跳得厉害。老金之前汇报的时候提到过这个警察,查案时为了引嫌疑人露出破绽故意被挟持,受了不少罪,送来的时候生命体征很弱,一直在ICU昏迷。本市下了文件,是要作为英雄宣传的,附院也与有荣焉,打算等伤情稳定一些就安排采访、表彰。这也是凌远急着回附院的原因之一。没想到,伤情是稳定了,转眼就出事了。

一路飞车赶到附院,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歹徒被制服。凌远获批进入,得知附院没有人员伤亡,心下松了一口气。凌远带着几名急诊科的医生,匆匆赶往11楼,横着几条尸体,血迹斑斑,一片狼藉。几个便衣小伙见他们上来,迅速奔了过来,“医生医生!快看看我们副队!”说着就拉着为首的凌远往前跑,到了走廊拐角处,就见两条套着病服的腿,应是受伤的那人靠坐在墙角。凌远几步上前,蹲下身去,打算查看一下他的伤势,一抬头,却怔住了。

熏然?

李熏然闭目靠在墙上,脸色惨白,当先如入眼的便是左肩晕开的一朵血花,几乎把左半边袖子染红。他的左臂无力地垂下,要不是胸膛微弱的起伏,凌远几乎要以为他和上楼处所见的几个尸体一般了。

凌远万万没想到,十年以后,他再见李熏然,竟是见他倒在血泊里。